来自唐门的矮砸炮

突然发现我黑起来,连自己都黑(๑•̀ㅂ•́)و✧

#剑三+刀剑乱舞#疑心暗鬼 序

我终于产出来一篇了(ง •̀_•́)ง

第一次写长的,写的不好的话(:3▓▒

各位看官老爷憋嫌弃(:3▓▒

好了( •̀∀•́ )开始看吧(ฅ>ω<*ฅ)

夜色已深,风中还带着微寒的露水。

江南的藏剑山庄中,有一间屋子还亮着烛光。

叶筱筱披着一袭做工精致的黄衣,皱着眉头:

「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了?都睡下的人,被你拉起来了。」

藏在阴影处的女子,笑了笑走了出来。一袭暗红的劲衣,勾勒出女子娇好的身材,腰间放着的千机匣,明示了来人的身份,唐家堡弟子。

「说吧,你这大忙人,这么晚来我这,是干啥的?」

叶筱筱坐下倒了杯凉茶,递了给那名坐在一旁的唐门女子。

唐门女子接过凉茶,也不在意的抿了一口。

「筱筱~你看我多难得才来一次啊!你就给我喝这种冷茶~你忍心嘛?」

「对于你这种打扰我睡眠的人来说!我很忍心!」

叶筱筱也给自己倒了杯凉茶。

「QuQ筱筱~我们的爱了??」

「在你吵醒我的那一刻就没了。」

「嘤嘤嘤~」

叶筱筱毫不在乎的看着那名唐门女子的假哭,慢慢的喝了口凉茶,润润嗓子说道:

「唐悠悠,你如果还装,我不介意把你打出去。」

「好吧。。筱筱,我要去太原了。」

「啪——」

只见上好的青瓷杯在地上,呈四分五裂的状态,而拿着杯子的主人,还沉浸于自己刚刚听到的消息中。

「谷中任务,太原战场上已坚持不了多久了。我等必须要前去支援。」

叶筱筱重新拿个杯子,缓缓给自己倒了杯凉茶。抬眼看了看一脸无谓的唐悠悠,嘲讽笑了笑:

「什么时候恶人谷的也学会关怀天下了?」

「浩气盟和我们暂时合解,由少谷主和穆玄英共同提出的支援前线。所以,这次找你是来和你道个别。」

「你要走就走,来和我说什么?」叶筱筱微微闭眼,让人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舍不得你憋~」唐悠悠笑嘻嘻的应着。「还有一个消息忘记说了!这回浩气盟里去太原的还有你最憧憬的师兄——叶君。」

叶筱筱脸微红,并不接话。

「好啦~筱筱,消息送到了~我也差不多该出发啦!」

「你可别死在太原啊!还要一起去看三生树啊!」

而回答的只有身边空荡荡的椅子和窗外已和天幕的夜色融为一体的一个背影。

她们两谁也不知道,这一见面将会是永别。

至德二载(757年)正月,史思明自博陵、蔡希德自上党(今山西长治)、高秀岩自大同(今山西朔州东北马邑)、牛廷玠自范阳(今北京城西南)率兵共10万,会攻太原,企图夺取河东,进而长驱直取朔方、河西、陇右等地。

太原会战以太原城周边为中心,历经数十日,两军攻守焦灼,一月下旬,黑水靺鞨与龟兹人奉安禄山之命前来支援史思明攻打太原。

太原城外早已不复昔日的美丽的风景,城中的妇孺伤员皆在城内。此刻也早已是大门紧闭、寸步不出,整个城内都弥漫着一股死寂的味道,而太原城城门之外,此刻却早已成了一片修罗场。

唐悠悠已经记不得自己究竟和狼牙厮杀多久了,狼牙军才刚杀了一批,就立时就会有新的一批一拥而上,仿佛蚂蚁群一般,一眼望不到尽头,简直就是叫人……厌烦和疲惫。血迹模糊了少女一身暗红的劲衣和五官姣好的眉眼,握着千机匣的手近乎麻木,每一次抬起都好像是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呵,这可以比打攻防累多了。」唐悠悠一边对身边不断挥剑厮杀的叶君自嘲着,一边举起千机匣将想要偷袭的狼牙击毙。

「有时间再这里说笑,不如在杀几个狼牙」叶君皱着眉头,将利刃刺入敌人的要害中,鲜血伴着一声声闷响喷溅而出,溅到少年的身上,立时就和原先的血迹融为一体,再也分不清楚……又有温热的鲜血溅在了脸上,和着汗水自额头蜿蜒而下,划过眼角。使原本正气凌然的藏剑弟子,此时看起来竟有些邪魅。

「嘁——要不是筱筱,我才懒得管你=_=」

唐悠悠给远处想要围攻叶君的狼牙一发追命,随即转身抽出自己腰间的唐刀将想要偷袭自己的狼牙军干净利落的解决掉。

「啧——我可不只会千机匣啊—」

唐悠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暗器盒,弩箭和机关所剩无几。在不快点解决完,可就真的麻烦了。

「喂——那个唐门小心啊!」耳边传来战友的急呼声,而敌人已来到面前。

来自面前的一枪快!准!狠!的刺穿了少女的胸口,鲜血喷溅出来。唐悠悠忍痛,拉开自己与那狼牙的距离时,急补一发弩箭最终将那名狼牙杀死。少女晃了晃,想用千机匣支撑自己站起来,最终还是无力的倒了下去。

啊——筱筱——抱歉啊—答应和你一起看三生树的要求可能完成不了了。

躺在地上的唐悠悠有些费力地弯了弯嘴角,终于是慢慢地闭上了眼睛,握着千机匣的手却仍旧是抓得死死的没有松开。

而在嘲杂的战场上,无人听见那细小的声音。

「叮——审神者已找到—请求返回——」

谁也没有发现,原本躺在地上的那道暗红色身影连同着她手中的千机匣一起,忽然间消失无踪。

【刀剑乱舞即将开始——】

好了(:3▓▒

这就是序章(:3▓▒

接下来什么时候会放出来我也不清楚(:3▓▒

最近好懒,我想吃粮(:3▓▒

继生理痛后,我又重感冒了=。=

最近果然是多灾多难π_π































评论(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