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唐门的矮砸炮

突然发现我黑起来,连自己都黑(๑•̀ㅂ•́)و✧

#剑三+刀剑乱舞#笼中鸟 改①

笼中鸟的带肉渣改版(:3▓▒

希望你们吃的开心(:3▓▒

#小学生文笔#

前方高能!不是预警!!!


注意ooc!!

注意ooc!!

注意ooc!!


不是玩笑(๑•ั็ω•็ั๑)请愉快食用√


基友说我那篇不够黑(:3▓▒所以就改了(:3▓▒


谁会知晓他们对你的执念太过于深沉了,以至于知晓你要和自己的朋友回到原来的时空,就不顾一切的把你囚禁起来了。


手筋被挑断的时候,塞在你口中的棉球几乎要被你咬成棉絮,你惊恐的看着顺着伤口溢出的血液把你的衣服染成黑色。


你对他们这样的举动惊吓到极点,同时也因为不断不断,好像千万只蜈蚣在肌肤上爬行的同时给肌肤注入毒素的那种火辣辣的刺痛感,因此你甚至都几乎无法及时做出反应。


他们也没有因为看到你因为剧痛而怜香惜玉的意思,利落的把连着铁球的铁枷套住你的双足。


双臂也一样被死死地套进铁环内,让你彻底动弹不得。 武器被收走,和你熟悉之后,你就把身上放有暗器的地方告诉了他们,谁会料想会有这么一天,由于信任告知对方你的秘密,会被当做武器来对付你。


「唰——」


在你还双目无神的看着虚空的时候,纸门的方向传来刷啦的开门声响。


「哟~主上~有被我吓着嘛?」


进来的是鹤丸。

你看着他那身原本洁白的装扮由于心底的执念已经变得漆黑,甚至就连那双夺目的金色双眸也都呈现出血液那样混浊的暗红色。


没错,你想起来了。


他们原本就是快暗堕的刀剑,只是你来后努力将他们净化了,可你万万没想到的是你要离开的想法刺激了他们,使他们彻底堕落下去了。


「呵,你们这是彻底堕落下去了嘛?」冷嘲热讽的扬起一边的嘴角,高昂着头,像是在看脏东西一般冷酷的眼神投向他。


「为了让主上彻底留在这个时空,这样的堕落也是值得的。」鹤丸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你话语里的讽刺意味一般,用一脸灿烂得如八月的阳光的笑容笑着回答你。


「你觉得你们会拦的住她吗?」


她是你的亲友,和你一样被强制接受黑暗本丸,但是由于她的武力值很高,应该可以放心,但是心里为什么会这么不安了?


「啊…那个想带着主上离开的女孩子被我们送走了~居然想带着主上离开简直是不可饶恕了。」鹤丸的血色的双眼盯着你,一如既往笑着,依旧温暖炙热的笑容,可那眼神冷得让你浑身颤抖。


你紧紧抓这床单,拼命的告诉自己:冷静!冷静!!要冷静!!!她比你强大怎么会!!!


他好像看出你的不安,一副玩味的表情,凑近了你的脸,几乎是只要他再靠近一些就能亲吻到你脸颊的距离,然后换了个角度,对着你的右耳呵气,这一举动让你不自然的扭了扭身体,却反而让他轻轻的笑了几声。


「 主上,想问你的朋友怎么样了吗? 」


「是的」你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道。因为她是这个世界上你不能失去的朋友,她比谁都重要!


「哎呀——还真是干脆啊—这可真让我伤心了—」他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摆做出一副无比伤心的样子。


「。。。。你想要什么?」你知道他不告诉你她的消息,只是因为你觉得他绝不会做出对他而言毫无没有任何利益可言的举动。


「嘛~主上把这个喝下,我就告诉你」他将放于身旁的水杯拿了过来,递给你。


你看着杯中不断摇晃的透明液体,嗅了几下。


没有丝毫的气味,也没有什么古怪的颜色。


由于家族原因,你对药物很熟悉。


可这杯里的,怎么看也都是普通的白水。


你心生疑惑,怎么会这么简单?


就只让你喝下这一杯普通的水?


「。。。就只是这个?」你疑惑的抬起头,看着坐到你身旁的鹤丸。


「主上这是不相信我嘛?明明以前最得信任的是我啊—」他抹了抹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就是因为太信任你们才会变的这样—」你嘲讽着,拉开遮挡双腿的被子,露出被锁住的双脚。「这就是信任你们的结果!」


「这是主上想要离开我们的惩罚哦~如果主上待在这里,就不会发生了。」他微微遮住双眼。


「真的只有这个条件吗?」你不想和他多言。


「是的哟~光忠他担心主上什么都不吃,什么都不喝,很容易死掉哦~毕竟人类是那么脆弱。。」


「好的,我知道了。光忠mama真是啰嗦。」


你打断他废话,拿起杯子,一饮而净。因而错过了他的低语。


「啪——」


水杯掉在地板上,碎掉了。


你拉着他的衣服,支撑着自己,但是没有什么作用。你感觉自己脑中一片眩晕,一下一下的,针扎似的感觉让你疼痛无比,好像要失去什么对你来说重要的东西,身体也无力的靠到早就准备接住你的鹤丸怀里。


在浑身发烫的你感觉来,他的触感就好像冰砖一样舒爽无比。


你忍不住凑过去,喘着气轻蹭他的脸颊。


鹤丸好像早就料到这个情况,他把你紧紧抱在怀里,舔着你的耳朵,发出对现在的你来说过分诱人的水声「主上,你被我这个惊吓,吓到了嘛?


「鹤丸……?」你惊讶于自己声音的柔弱无力,同时还有脑内混乱空白的状态。


只想,被他抱……被他亲吻……还有……!!


「主上还真是信任我啊,其实那杯水里我加了可以 篡改记忆的药物了……嘛,这个药还有别的功能…… 」咬着耳垂,滑腻灵活得舌尖勾勒着耳廓的形状,似乎有点可惜的看着你咬紧嘴唇来抑制自己不发出声音的举动「迫切的想和面前的男子交合哦…主上」

你想要躲开他的舔弄,可现在的你哪会是他的对手。


只能全身软绵绵的被他抱在怀里,看着他的吻如雨点般落下。


甚至你都无法反抗他生疏的帮你解开衣带,然后把手伸进衣服里面揉捏,轻触着红色的珍珠。


你只能忍耐着没有任何用处的哀鸣,意识慢慢淡去。


啊对了……鹤丸他……是你的丈夫啊。


呵呵呵,你为什么会忘记这个呢?


今天,这算是尽到夫妻的义务吧?


「鹤丸~亲我啦……不要一直摸那里……会害羞……」


「好的主上…哈啊…嗯……啧…」嘴唇相触,把舌尖探入你口中。


接着你就闭上眼,感受他急迫,同时充满了独占欲的亲吻。


身体也像是漂浮在云层之间那样,飘飘悠悠的,开始对他的触碰和亲吻感到心动。


「主上果然是最棒的…嗯……」沿着嘴唇渐渐向下的吻停留在锁骨的位置,他那好像是碎瓷一般的牙在锁骨上轻轻咬下,接着就在附近的皮肤上留下星星点点的斑驳红痕。


几乎在他的吻落在你身上的时候你每每都能心跳的快要爆炸。


他的手指一种全身通过电一般,只要触碰你的肌肤就会有一阵阵的苏麻感。


「鹤丸……嗯!」他的手指顺着身体的形状渐渐向下的时候,冰凉的指尖触碰到小腹。


脑子里一片空白,几乎是下意识的拉住他的手臂,身体也像是虾子那样不自然的弓起后背。


他的手指,真的是非常的舒服。


无力的发出几乎自己都会惊讶的甜美哀鸣,继续感受他身体的触感。


「主上……?」他白皙的脸庞也开始渐渐泛红,嘴唇轻轻的离开了你的皮肤。


唇和皮肤上还连着一缕银白色的津液,就这么抬起着脸,用他赤红充血色双眼仰视着你「还要吗?之后的…事情。」


一身陌生的黑色装束和不同于往常的神色都让你精神恍惚起来。


这个人,真的是那个吵吵嚷嚷,兴趣是惊吓的那个鹤丸吗。


好可爱。


点头默认了他接下去的行动以后,就看到他痴迷的重新继续刚才那舔弄皮肤的动作。


「……好甜。」感叹着,他的舌头轻轻勾勒着胸口处那粉色的突起。

  

「主上,喜欢这样吗?」 好像在尝味那样,专心致志的舔着粉色的凸起。突然用牙轻咬了一下「还是这样…?」


「不要痛的……啊!」


意外的,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痛楚感,反而舒服的全身颤抖。


鹤丸他的手指就在你还因为沉醉于初次被人触碰到私密之处得羞耻还有对他的怜爱所带来的快感中探向密林。


「主上,这样的……也会舒服吗?」


「唔……还行……」羞耻得想要夹住双腿 ,奈何他的手指是那么冰凉舒爽,也只能咬住你自己的手指,闭上眼睛忍耐着。


「哈…要不是药的话,您这辈子也不愿意被我抱吧……」小声的窃窃私语着,似乎有什么非常不满的事情一般,舔弄红珠的动作也有点粗暴起来。


「鹤,鹤丸……?」


对他的话感觉到手足无措的你重新睁开眼。


就看到他的脸颊上不断落下晶莹的泪水,清秀漂亮的脸孔也都像是犯了错的孩子那样一副痛苦的模样。


你想安慰他,几乎是没怎么多想就把手伸向他的发间,轻轻的摸着他的脑袋,想要告诉他没有什么。


但你对“药”这个词感到疑惑。


他几时给你服过什么药物?


你对此没有任何印象。


「主上,你是在原谅我吗?」


「嗯…尽管我不知道那个药说的是什么,但鹤丸是不会对我做什么过分的事的对吧?所以我相信你。」


「主上……」比起刚才更加粗暴的在你身上留下刺痛的感觉。


你几乎还没适应他的手指,他就已经抬起你的双腿,将他的欲望刺进深处。


这感觉绝对无法说好受,甚至无法忍耐。


浑身上下都传来撕裂一般的痛楚。


你几乎都要被他的粗暴痛晕过去。


意识慢慢稀薄的同时,你的记忆似乎也在慢慢塑型。


你是孤儿,无父无母的你当上了审神者。


然后,进入了这个本丸,被刀剑男子所抚养成人。


鹤丸国永和你,是……


关系良好的,恋人。




#本来是想写有关基友的后续的#


但是我想偷懒不想写了(:3▓▒


大家就这么将就的看吧(:3▓▒


好看就留言打「1」(๑•̀ㅂ•́)و✧


你们的留言是我的动力(๑•̀ㅂ•́)و✧


评论(1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