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唐门的矮砸炮

突然发现我黑起来,连自己都黑(๑•̀ㅂ•́)و✧

#剑三+刀剑乱舞#笼中鸟 改②

#笼中鸟的第二个版本(:3▓▒#


你们喜欢那个就看看吧(:3▓▒


如果还不够黑。。。。


我把大圣杯的黑泥给你们好不好(ಥ_ಥ)


写黑化写的心好累(:3▓▒


小学生文笔(:3▓▒不好请多多包涵(๑•̀ㅂ•́)و✧


正文开始√


那一天湛蓝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如同我最近的心境一般。


昏暗的回廊上响起了脚步声,那一步步逼近的声音让我浑身颤栗。房门被拉开的声音享受死亡的钟声一样,让 人无法自控的浑身抖动起来。


“主上~。”少年的声音带着开心的上挑,浑身漆黑的人

眯着血红的双目跪坐了下来,他静静的看着我,似乎是 在欣赏着一件艺术品一样,如果不去在意那锁住了手脚,限制住所有一切活动的铁链的话,我会像曾经一样, 羞涩的移开目光,紧张的不知道该将手放在那儿了吧。


然而现在……


“你来做什么……”我看着眼前的人,双眼中只有恨意,“鹤丸!”


曾经纯白的鹤丸现在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替代了纯白的漆黑,替代了金色的血红。他的声音听起来比之前 压抑了很多,“已经三天了……”他垂着头沉默了一会,头发的阴影遮挡了他的大部分表情。这让我不得不警 惕起来。


“主上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吧!一定是饭菜不合主上胃口,所以我特意去弄了人类世界的东西,叫那个什么饮 料的玩意。”与之前的阴郁所截然相反的阳光,如果不是他浑身漆黑是堕刀的话,我都要相信他是以前的那个 笑的十分治愈的鹤丸了。


“我不会喝的。”


鹤丸递过来饮料的手一僵,呆呆的注视着我,似乎卡带了一样,然后他慢慢的将手放下,头稍微歪了歪,让头 发的阴影遮盖了半边脸说道:“我知道的,主上您是在担心那个人吧,那个被您称之为是朋友的人,如果是因 为他您才不吃饭的,那么您大可放心。”


“你,你们没有……”


“您会见到他的……我的主上。”


“是有条件的对吧?”我看着鹤丸再一次举起的饮料,他对我点了点头。


鹤丸期待的看着我又说道:“主上想去见那个人,最起码也要吃东西不是吗?没有力气可是什么都做不了啊的 。”


相信还是不相信?


在面对过那样的事情后,我对昔日暗恋的人产生了这样的怀疑。可却还是控制不住的抬起了手,去接过鹤丸递 过来的饮料。明明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却还是迎头往上撞去,蠢才说的大概就是我这样的人吧。


“我……”


“主上,请不要担心。”鹤丸看出了我的担忧,如以前一样用手小心翼翼的轻轻触碰着我的发丝,轻柔的理顺 着它们,仿佛是对珍宝的爱惜那般的对待着。


心中的天平随着鹤丸的声音和动作摇摆向了信任,我做出了选择,哪怕连对面很可能是深渊的可能性也有了一 试的价值。愚蠢的……深陷入盲目的对喜爱之人的信任中,然后……我喝下去了,那瓶甜腻到让人咽不下去的 饮料。


这饮料太甜了,甜的滑过嗓子让人产生了呕吐的欲望。


我努力的吞咽着,希望能将这讨厌的味道快点冲淡,希望……希望鹤丸能完成他所说的,带我去见朋友的这件 事情。


正当我满心欢喜的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突变发生了。


身体忽然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似得,我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身上仿佛有无数的蚂蚁爬过似得,我努力的抱 着双肩去抓挠,但完全没有任何用处,身体逐渐麻痹不能动弹,就像是坐的时间长了,腿部维持一个动作麻木 了一样。


鹤丸忽然用双手握住我的肩膀,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我的身体弹跳了一下,下意识的向后躲去,然而,鹤丸的 力气很大,并没有让我脱离他的掌控。


“你给我喝了什么——!”

我拼劲了全力怒吼着,“枉我信任你!”


“呵呵……”鹤丸发出了诡异的笑声,他将我环抱入怀里,用脸颊蹭着我的头顶。以前也曾被他无数次的这样 对待过,可曾经的那份面红心跳此刻已经被恐惧占满了。


“你到底……想……”我颤抖着,希望事情不要跌入最糟糕的局面。


如今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所面对的是一把堕刀,而非曾经纯白无暇的鹤丸了……


纯黑的鹤丸轻轻的说道:“请放心,鹤丸会很快让主上感觉舒服的。”他自顾自的说着,似乎完全没听见我所 说的话一般。然后动手解开了我的衣服。


当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时,我浑身仿佛被点燃了火焰一般燥热。


“你……你要……”做什么……


声音似乎也被剥夺了一般,我连话也说不出来,身体也无法动弹的被鹤丸压在了床铺上。


房间一瞬间仿佛陷入了黑暗一般,只有鹤丸那双赤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让我无力去反抗他接下来所要做 的所有的,他想要去做的事情。


清晨的阳光照入卧室时,我便睁开了眼睛。


身体还是像之前那样无法动弹,只能感觉到些许的疼痛。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难受的,有一种整个身体都不像 是你自己的一样。我趴伏在床铺上试着用手去抓被子,虽然还留有一些力气在,可这软哒哒的力气估计还不够 端起一个马克杯来。


身后传来衣服摩擦的声音,我条件反射的在身后人动了的时候闭上了眼睛,我不想看到他……希望他快一点消 失掉,最好永远不要再来这个房间了。


额头被落下一吻,房门被拉开关上,昨夜恶劣对待我的人终于走了。


在听见那个人的脚步声消失在了回廊里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将脸埋在被子中忍耐着,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 声音来,“呜……”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只是单纯的想要回家的我有错吗?


如果最初我就拒绝他们的请求留在这里就好了……


然而这一切,仅仅只是个开始。


日夜交替了不知道多少次,鹤丸每晚都会来,给我灌下那甜腻腻的液体,然后在这里逗留一整晚。鹤丸给我灌 下的那些液体似乎有安眠的功效,我常常会睡到夜里才清醒过来,然后会整夜的在昏迷与清醒间转换着陪伴着 他。


我无法动弹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是鹤丸在帮我做。


换衣服,洗澡,喂饭,他仿佛将我当成了一个洋娃娃一样,每日都把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抱在怀里,然后在夜 晚再……脱下它们来。


有的时候,他甚至无法忍到晚上就跑过来了,自顾自的说着:“鹤丸不在,主上一定是非常孤单的吧……”


感觉到孤单的并非是我,而是鹤丸才对吧?


每夜都做着那样的事情,将一切都留在我的身体内,你想要做的事情,我也隐隐约约能察觉到了。可我什么也 做不了,只能看着你继续堕落下去,然后在堕落中……终将迎来毁灭。


如果,我加剧你堕落的速度呢?


在产生这样的想法时,我也发觉了……自己已经坏掉了的事。


想要报复他,想要看到他痛苦着的表情,因为只有那样……我才会觉得这样的自己不是唯一痛苦的那个。


所以我做了。


在鹤丸减轻了我的药剂量,让我能说话的时候,我做了。


“你是谁?”


水杯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溅起来的水花弄脏了我可爱的洋装。


我有些庆幸身体无法动弹,否则绝对会下意识的去抹掉脸上的水。然后我歪了歪脑袋,面无表情的死死盯着鹤 丸,看到他的脸色瞬间苍白,我的心中产生了报复后的满足感。


他仿佛不敢相信一般的说道:“主上您在说什么,我是……鹤丸啊……”


“……鹤丸?嗯,我知道了。”


我无法点头,只能用言语告诉他我记住了的事,然后第二天,我再一次做了。


“你是谁?”


在第二次经历这样的事情,鹤丸的身体轻颤了一下,怀疑的说道:“主上,我是鹤丸。”


“鹤丸?嗯……我记住了。”


接二连三的,我天天都会折磨的向着鹤丸发出疑问。看着他从最初的怀疑到信任着,痛苦的以为是药物的问题 ,他停止了对我使用药物。


可我却并不想停止


对他的折磨。


朋友的安危?和回家?抱歉……那对现在都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我的头发都已经从过肩长到腰际,这已经是过了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了吧……


所以那些都变的不重要了,重要的有眼前躺着我的腿上,像是婴儿一般没有安全感的鹤丸。只有他……还有我 肚子里此刻孕育着的另一个生命。


手慢慢附上自己的肚子,我无声的笑了。


大家觉得黑√


就留言给我吧(๑•̀ㅂ•́)و✧




评论(21)

热度(33)